一个武汉餐饮人的闭店98天     DATE: 2021-01-20 08:24:45

在面对41+用户群的短视频市场上,武汉主要分成了以知识资讯为主要输出内容的官方媒体抖音号、以音乐为主要输出内容的民间艺人快手号两大阵容。

从2017年的4300余人到2018年的3000余人,餐饮再到2019年其人数仅为1694人,餐饮再优化500余人,魅族整个公司剩下的不过千人。通过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等平台,我们也查询到魅族的基本信息中,员工规模为900-999人。在这期间,闭店洪汉生选择了跳槽,去了OPPO。

一个武汉餐饮人的闭店98天

这一幕其实似曾相识,武汉一个公司衰落,武汉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留不住人。魅族“三剑客”相继离开后,黄章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人取代他们,直至今年年初,有消息称,Flyme前负责人杨颜将回归魅族,“煤油”们一片欢呼。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重新回到魅族。当初黄章批评李楠“费财”,餐饮不少魅族员工为其“打抱不平”,餐饮他们中的一些人跳槽到oppo后感慨,“去了OPPO之后,经常在公司内部网站看到高层的各种反思…我觉得魅族最缺的就是这种,自上而下的反思文化。一出了问题就是别人不行,从高层到下面都是这样…”。员工流失已然成了魅族的心病,闭店回到上文中粉丝在魅族社区得不到回应的问题,闭店其实问题无法改善和解决的关键,就在于没有人。比如旧机型升级安卓底层,Flyme越来越没有特色等等,洪汉生曾回答,OV用2倍年薪挖走了我们至少2/3的人,团队还在重建。

一个武汉餐饮人的闭店98天

言外之意,武汉想要迎合粉丝的反馈进行产品改良,前提是有充足的人力。如果没有,又何谈产品改良?5月份,餐饮魅族高管万志强发了一条微博,餐饮抱怨某厂定向挖走魅族某些岗位的员工,就连应届生也开出三倍甚至五倍的工资挖走,并斥责“你们是蚊子吗?”言语中多是无奈和悲愤。

一个武汉餐饮人的闭店98天

闭店供应链成为硬伤

2019年,武汉传言已久的珠海国资委的资金正式进入魅族,武汉而在此之前,魅族一向鲜有外部资金支持,与阿里的关系也是不咸不淡。国资委入股,不仅为魅族缓解了去年亏损的压力,更关键的是,这透露出一个信号:魅族对珠海来讲不可或缺。餐饮6.@麻功佐:80后浙江丽水养蜂人 返乡带村民致富

麻功佐大学毕业后在杭州闯荡,闭店干过电商,懂得经营。2014年他辞去工作回到家乡横樟村,希望继承祖辈上的蜂蜜事业。创业前,武汉他就为自己定下小目标,武汉“我告诉自己,如果成功了,我一定要带着村民一起干,有钱一起赚”。带着这种念头,他将“互联网+”思维运用在蜂蜜销售上,每周都会通过抖音直播养蜂、割蜜,并在抖音上开设小店售卖蜂蜜。

经过6年多的时间,餐饮在他的带领下,餐饮横樟村原本萧条的蜂蜜事业再度“活”了起来,带动蜂农增收430余万元。在抖音“原产地好物节”的直播中,他再次直播带货,帮本地实现增收上万元。闭店7.@黑土麦田青年扶贫:湖南90后海归青年驻村扶贫 直播卖货湘西特产